文章列表
不过
2020-08-11 15:3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部《一带一路——架起中国梦和世界梦的桥梁》(以下简称《一带一路》)认为,三大领域对外投资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:基础设施建设、能源合作和高端制造业。

不过,张志前也指出,与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在能源矿产方面的投资比例依然偏低。“要保障工业化进程中高速增长的资源和能源需求,我国在能源矿产领域的投资仍然有广阔的发展空间。”

中国建投投资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志前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说,新兴国家,尤其是亚洲新兴国家,基础设施落后是制约其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。以东盟国家的电力设施为例,在东盟国家内,很多地方至今还没有通电。2011年数据显示,除新加坡的通电率(占人口百分比)达到100%外,其余东盟国家通电率仍较低。文莱、马来西亚、泰国以及越南仅次于新加坡,印尼、老挝和菲律宾通电率为70%左右,缅甸、柬埔寨通电率仅有48.8%和34%。

高端制造业方面,我国在信息技术、新材料及高科技含量较高的制造业领域(高铁、核电等)具有相对优势,在这方面部分邻国发展较为落后,有望承接我国制造业的转移。

而在能源合作方面,亚洲国家具有丰富的能源资源,但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资金技术瓶颈,合作勘探开发、能源管道及电力设施建设等领域具有广阔发展前景。进入2014年,低迷的能源和大宗商品市场未能阻断中国企业的出海之路,虽然海外能源矿业并购交易金额出现大幅度下降,但交易数量仍相对稳定。

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3日从中国建投投资研究院主办的“一带一路”与投资新空间暨新书发布会上获悉,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的“一带一路”的投资正造就中国资本输出的大动脉,也将掀起下一轮并购浪潮。

《一带一路》指出,“一带一路”还构筑了亚洲与其它洲之间的洲际合作通道。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两端是当今国际经济最活跃的两个主引擎:欧洲联盟与环太平洋经济带。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沿线大部分国家处在两个引擎之间的“凹陷地带”,经济发展水平与两端的经济圈落差巨大,交通基础设施供给严重不足。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将在空间上形成串联中外的轴线,成为促进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互惠互利、交流合作的纽带。

基础设施方面,据亚洲开发银行预测,2010年到2020年,亚太地区约有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。而据世界银行测算,从现在到2030年,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要量是70万亿美元,平均每年4万亿美元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qbhu.cn辽宁省庄河市弦慰擦过桥米线 - www.hqbhu.cn版权所有